中国福利彩票开奖号码是多少|体育彩票6十1开奖查询15140

情趣相近 主旨有別

時間:2018-10-17??編輯:admin
        ——東西方兩大啤酒盛會的差異和啟悟
林 醒 愚

 
 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節日定義為“文化的空間”。沿著這個空間向前探尋,穿過由聲色傳達的顯性張揚,或可洞悉節日隱性的精神底色,從而抵達由歲月構筑的文化特質和專屬旨趣。由此,也可求索不同題材節日相似的發酵機理,以及相似節日不同的存續理據。

  世界上以啤酒為介質催發的兩個最知名節日,當屬慕尼黑啤酒節和青島國際啤酒節(以下簡稱“兩節”)“兩節”創生在完全不同的時空背景里,行走在情趣相近的歡娛路途中,各自標注和演繹了東西方最具代表性的啤酒盛會風采。本文在對“兩節”長期比較的基礎上,理順并歸結出同一題材節日的差異性演進,以及在對差異性的解析中獲得的啟悟。

  一、“兩節”之概況

  慕尼黑啤酒節(Munich October Festival)1810年肇始,迄今走過208年歷程。期間,因戰亂及重大疫情等原因偶有間斷。截至2017年已舉辦184屆,其耐久的生命力和持續的影響力世所罕見。節日為期16天,消費啤酒約700萬升,吸引近700萬人參節,其中國外游客100萬左右,約占總人數的16%。節日每屆創造經濟收益約11億歐元,提供臨時工作崗位1.2萬個。

 
  青島國際啤酒節(Qingdao International Beer Festival)1991年創辦,是青島最具人文氣質和開放特性的市民狂歡節,也是國內和亞洲最大的酒類節事。節日曾長期堅持每年舉辦16天,每屆消費啤酒約150萬升,接待市民和游客300萬左右,其中,外地游客占51.9%,境外游客約占2.3%。青島啤酒節每年發生在會場內的費用約8億元人民幣,對青島旅游經濟和相關產業的拉動近40億元人民幣(以上均為2014年單一會場的數據,近年因設置多個會場,統計數據不詳或不實)。
 

 
  二、“兩節”之淵源

  與慕尼黑啤酒節相比,青島啤酒節是后來者,各自的首屆相差181年。但“兩節”卻有四大深邃而清晰的淵源——

  首先是越洋的物化淵源。1903年德國商人引進青島的啤酒生產設備,剛好源自德國慕尼黑,而且多為當時最先進的釀造設備。經過兩個多月的海上漂泊后,終于運抵他們在東方的殖民地,那里的5000多名德國駐軍和不斷涌入的歐陸僑民,正企盼結束沒有啤酒相伴的日子。現今青島啤酒博物館的鎮館之寶——一臺西門子電機,可以為那段歲月佐證。因為同一型號的電機世界上僅存兩臺,只有青啤博物館的這一臺通電尚可運轉;

  其次是悠久的風味淵源。青島啤酒的風味百年如一,其源頭來自1903年由德國引進的酵母種群,最初由德國釀酒師奧古特把持著口感的一貫,其后是一代代青啤人的堅定奉行。也就是說青島啤酒一直沿承德國1516年頒布的《德意志啤酒釀造法》,始終恪守著比爾森(Pilsner)風味的醇厚。故此,1903年投產的青島啤酒,三年后就在慕尼黑世界啤酒博覽會上獲得金獎,這是保守的德國人對域外一向吝嗇獎賞的一個例外;
  再次是文字發明的淵源。純正的歐陸啤酒是德國人引進中國的,落腳點恰好在青島,而當時華夏的辭書和字典中均無與Beer相對應的漢文,這為青島創意發明先前未有之漢字,提供了近水樓臺的機會和可能。因為啤酒在德、英等西語的開頭字母都是“B”,所以最初的產品竟以“皮酒”或“脾酒”等來命名,這顯然是個只響亮不文雅的名稱。于是青島人苦心孤詣地造字,以形聲字的拼合之法將“啤”字組合起來,發明了今天中華大地上早已通用的“啤”字;

  再次是節慶的汲取淵源。不僅啤酒是舶來品,啤酒節也幾乎是舶來的慶典。28年前當啤酒作為辦節主題確定后,整座城市竟無人通曉如何籌辦,只好依托當時的青島啤酒廠去全力承辦。主因是只有那個企業的領導多次去德國考察,順道參觀過慕尼黑啤酒節,正是憑著匆匆的印象和幾幀照片,一個生產型的企業鼎力而艱難地操持了一座城市的盛大慶典。所以,首屆青島啤酒節無論內容還是形式,都像是微縮版的慕尼黑啤酒節;

  最后是近似的文化淵源。“兩節”一個落腳德國慕尼黑,一個駐足中國青島絕非偶然。若調長歷史的焦距就會發現,啤酒文化的長久浸染,為節日的萌生提供了豐富的培養基。慕尼黑若沒有數百年、青島若沒有一百多年的啤酒生產歷史,兩座城市都不會確立在各自大陸板塊上啤酒之城的卓然地位。換言之,在中國沒有任何一個品牌的歷史與一座城市歷史,像青島啤酒與青島這樣水乳交融、密不可分,這樣擁有持久而深厚的幸福粘度。因為任何城市的節慶都不可能毫無根底的生發,僅通過大手筆的絕妙策劃,就可以無厘頭的一夜成名。在德國,柏林和斯圖加特就是生動的反面教材;在中國,有至少50多個城市在舉辦啤酒主題節慶,半途而廢或難以為繼的例證不勝枚舉。
 
 

 
  三、“兩節”之差異   

  (一)創辦背景不同——無心插柳與有意而為

  無心插柳——時光回溯到208年前慕尼黑的秋天,那場巴伐利亞王儲的婚宴與一座城市節日的概念相去甚遠,甚至不能以“節”相稱。雖然國王也邀請了王公貴族和親朋好友相聚歡宴,也安排了賽馬、射擊和蕩秋千等百姓喜愛的活動,但它的本質仍是一場私人宴會。后來,每年十月對那場婚慶年復一年的紀念性聚會,漸漸為人們所期待并形成歡聚共飲的慣例,于是這個享譽四海的盛大節日開啟了兩個多世紀的歡快之旅。

  有意而為——日歷翻轉到28年前的青島之夏,這座濱海之城正欲創辦一場盛會,為建置百年的歷史節點和改革開放的不菲成就助興喝彩,于是,青島國際啤酒節在多方需求和催生下繽紛嶄露。從此,啤酒+節日就扮演了搭臺的角色,然后引出經貿、文化、科技、體育等一長串訴求共同登臺唱戲。這番臺詞幾乎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國內節慶活動,在指導思想方面的標配。由此推斷,國內有較大影響的新興節事,其創辦之初都有強烈的主觀意愿,且有促進經濟發展的確切動機。

  其二:辦節目的不同——幸福載體與工具借助

  幸福載體——慕尼黑啤酒節始于十九世紀初葉,由最初的王室婚典演變為全民的節日。所以,他們從一開始就無須為節日設定任何明確的社會功能,舉辦目的很純粹,就是為公眾創造雖然慣例卻依舊著迷的渴望。節日往往越單純就越有魅惑,越多負載就越顯沉重和難堪。那個節日雖有浩浩人流卻處處盡顯輕松,無論主辦者還是參與者,都沒有緊張的情緒和緊迫的動機,節日也因此成為人們對慕尼黑津津樂道的幸福載體。

  工具借助——青島啤酒節發端于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改革大潮漸入佳境之時,因而被一再賦予紛繁的社會功能——既要促進對外開放,又要展現城市文明;既要提速旅游經濟,又要拉動相關產業;既要播揚城市形象,又要構建社會和諧……換言之,就是將節日作為實現城市功能的工具來使用。近幾年的啤酒節更趨具化,多個區市爭相拿啤酒來說事,以辦節為抓手,易于使節日陷入政績化和功利化的淵藪。
 

 
  其三:時間選擇不同——順其自然與刻意追求

  順其自然——慕尼黑啤酒節的本名是慕尼黑十月節,之所以選擇十月且歷經兩個世紀不改,自有其深刻的原因。一是那場兩百多年前的婚禮在十月舉辦,對那場婚禮的紀念日只能放在十月;二是傳統的啤酒窖藏方式決定,剛好九十月間釀出新酒,需將盛裝陳酒的大桶騰出來貯藏新酒。而原有大桶里的陳酒要么倒掉,要么供民眾開懷暢飲。所以那個節日來臨之際的場景,很有開倉賑濟、普惠眾生的意味;三是秋收之后的農閑時節才是全民參節的最好時機。所以,慕尼黑啤酒節在時間的選擇和關照上,偏重對傳統和習俗的尊重。節日始終在金秋時節舉辦(并非最適宜的旅游時段),16天的節期堅守了百年,這本身就蘊含令人敬重的老道。因為節日不僅容量有限,而且規制有約,最起碼要有特定的時間約制。

  刻意追求——青島啤酒節在時間設定上有兩大特點:一是總體追求與旅游旺季的緊密綁定,二是時間與時長具有隨機的任性。比如,最早的一屆6月23日舉辦,最晚的一屆9月20日開幕;舉辦天數最短9天,最長達32天。顯然,這種不確定性的發生是對重大事件和重要目的的避讓。比如,1999年9月19日開幕,目的是通過節期延后來人為拉長旅游旺季;2008年奧運會帆船比賽那一屆啤酒節,被特意延至9月20日開幕。2016年青島西海岸的啤酒節會場執意將節日拓至32天,其意圖就是想把青島之夏旅游旺季的收益一網打盡。舉辦時間上的不斷調整和延長,折射出時代的整體浮躁及其對節事的負面影響,也反映節日本身的皮肉稚嫩,至少還缺少規律化的筋骨。

  其四,會場布局不同——凝聚核心與分分合合

  凝聚核心——慕尼黑啤酒節200多年從未辟設分會場,只有部分廠家趁熱打鐵,在慕尼黑市內的部分公園里另設30處左右的小型啤酒花園。他們不在乎節日規模膨脹有多大,而在意節日文化的核心凝聚力有多強。實際上,慕尼黑啤酒節的參節人數已經數十年維持在六、七百萬之間,每年的增減基本由德國或歐洲經濟狀況的好壞而定,出現潮漲潮落實屬正常,一味的貪大和攀高才是異端怪相。再者,同一題材節日的同城競爭,被認為是文化稀釋和消費自殘行為,人們自然深知此理,從未動過擴容以求增量、加大以撐臉面的心思。節慶有道,不能偏離,只有認清和遵從節日的發展規律,才能長遠地贏取健康的未來;節慶如人,各有天性,首先要守住自己的性情本分,其次是不涉他人的文化尊位,不能為解一時之渴就染指別方領地,更不當模仿炮制毫無人格內質的粗礪節事。

  分分合合——青島啤酒節27年來走過 “五分五移”的歷程。先說五分,1996年、1999年分別設9個和11個分會場,2004年設東西兩大會場,2005和2006年均設東西北三大會場,2015年設置嶗山區和西海岸兩個會場,去年更是奇跡般的設了12個節日會場,僅西海岸新區就設了1大7小8個會場;再說五移,從首創的中山公園,移至臨時的匯泉廣場,再到嶗山的啤酒城,又輾轉于世紀廣場,后分流到西海岸,前兩年市里提出“山、海、城、村,全城狂歡”的辦節布局,引致青島的四區一市五大會場競相舉杯、共同獻演。十多年前擴張期間,青島啤酒節的奮斗目標直指慕尼黑的參節人數,追趕十年后目標非但沒能實現,反而差距愈加拉大。節日不能拔苗助長,也不能靠攤大餅式的增容來達至目標。間歇性的縮放和流徙,必定使節日失去文化定力和公眾引力,必然帶來節日品牌的價值消散和信仰漂移。

  其五:節日純度不同——用情專一與莫衷一是

  用情專一——首先是參節品牌準入的專一。慕尼黑啤酒節只準許本市的6至8家啤酒企業進場搭篷,從不允許該市以外的世界上任何啤酒品牌進駐展銷(巴伐利亞州的也不例外),更別說在城中搭建啤酒大篷。這既反映出慕尼黑人對自產啤酒品質的自信,也說明他們的節日不僅關乎啤酒的銷量和收益,更著力啤酒文化崇信的鍛造;其次是文娛表演形式的專一。那個節日舞臺上,聽不到流行音樂,看不到時尚表演,全是巴伐利亞當地的民間歌舞和原汁原味的鄉村音樂。這種兩百年來一直排拒外來演藝形式的決絕,透露出他們文化自產自娛的堅實信念;再次是行頭和道具的專一。慕尼黑啤酒節的重頭戲是開場盛大的巡游表演,人們穿戴傳統的民族服飾,吹奏著鄉間調式的樂曲,駕馭著馬拉酒桶的花車,載歌載舞地向啤酒城快樂進發。德國是汽車制造業發達的國度,寶馬公司的總部就在慕尼黑,按說不缺少現代交通運輸工具,但人們堅持采取古老的運酒方式,僅此一點即可映射日耳曼民族的執著之心和敬奉之意。

  莫衷一是——青島啤酒節和國內許多節日一樣,創辦以來就染上濃厚的國際化情結,習慣擺出盛情邀四海的姿態。在品牌參節方面,2011年達到開放的峰值,來自世界五大洲、產銷量排名前十的20多個國家,40多個品牌的300多種啤酒悉數參節,確乎是萬國啤酒博覽的繁盛景象;在巡游演藝方面,2012年是歷屆之最,邀請了十幾支國外巡演團隊,讓參節公眾大開視覺洋葷;在參節優惠方面,2011年攀上巔峰,為了吸納更多不同的膚色參節,那年國外和港澳臺游客均實行免票,并開辟專用綠色通道,讓異邦友朋們盡享非國民待遇。反諷的是,青島與慕尼黑素有來往,他們卻從未邀請青島的演藝團隊前去表演,我們去慕尼黑參節必須提前半年由對方發出邀請和預訂餐位,且從未有價格上的優惠,更談不上享有專用通道的禮遇。

  其六:精神氣質不同——形神兼備與神貌有隙

  形神兼備——慕尼黑人對啤酒和節日具有源于傳統的驕傲和發自心底的熱愛,那份熱愛既不需要裝飾,更不需要掩飾。無論巡游隊伍里洋溢的情緒,還是啤酒大篷內歡暢的豪飲,亦或嘉年華娛樂渲染的激越,處處都流露情真意切的期待,時時都膨脹一逞英豪的欲望。正是這種原發性的渴盼和宣泄式的欲望不斷往復重奏,有機融合了節日形的神采和神的氣質。

  神貌有隙——青島人對啤酒和自己的節日也十分鐘愛,但官辦體系打造的承辦機制會帶來諸多先天不足。比如策辦者的任務意識,將節日籌劃作為完成上級交辦的事項,鮮有主觀能動的摯愛以及為這份摯愛的真情付出;再如外請表演團隊,只有形式上做作和空洞的夸張,難有精、氣、神、形的統一。用錢雇來的表演只能為錢賣力,不會為本土演藝傳統的形成做分毫的積淀。

  其七:收益觀念不同——長遠蓄養與竭澤而漁

  長遠蓄養——慕尼黑的參節廠家本身就是當地著名的啤酒生產企業,他們自然會力盡地主之誼,將節日作為與消費者進行感情溝通的紐帶,當作企業展示形象和品牌促銷的平臺。為此,他們并不在乎節日本身十六天的收益,而是十分舍得人財物的投入,以期索取績效長遠的回報。那個節日場地上的啤酒大篷內外裝飾十分考究,節日期間的酒菜價格也很公道,目的就是為了樹立良好的公眾形象和培養啤酒的口感忠誠。

  竭澤而漁——除了青島啤酒近水樓臺的地利優勢,在青島經營啤酒大篷的都不是真正的廠商,而是層級較低的代理商或是分銷商,是拿他人之酒來加盟節日的,這就難免頻現弊端。其一,因得不到廠家的直接支持,酒的價格會居高不下;其二,并非推展自己的品牌形象,就鮮有大的宣傳投入;其三,沒有長期的經營策略,必然意欲通過十幾天的節期多撈銀兩。如此,就會導致裝飾簡陋、酒價奇貴、食品質次、服務不佳等,并由此導致公眾怨聲和媒體詬病。
 

 
  四、比對之啟悟

  通過上述比對,東西方兩大啤酒節的差異已然明晰,由差異衍生的諸多啟悟也大致明了。這些啟悟未必體現在具體的籌辦事務上,而是著力于節日主旨理念的開啟和反省意識的開悟。

  啟悟之一:信仰的鍛造

  啤酒最初在歐洲的著陸點恰好在修道院或是教堂,在那個距天堂最近的地方精心釀造著被人們稱作“上帝的飲料”,專供從事宗教訓導的僧侶們飲用。所以這種嵌入靈魂深處的飲品,早已被慕尼黑人視為同陽光、土壤、飲水和食品一樣,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五大元素之一。因喜好啤酒而每年執意操辦的啤酒節,就是他們以虔誠和歡娛之心維系信仰的場所——表達信念忠誠亦或情感專注的精神教堂。

  中國各地的新興節事大都涌現于改革開放后,在集中爆發和熙攘登場的奔途中,常現資源占有和題材歸屬之爭,也有極度相似和高度重復之濫,更多盲目攀比和莫名追仿之殤。比如近幾年夏季,國內都有50多個城市的啤酒節一哄而上、一派亂象,其舉辦初衷和終極需求必是奉經濟創收為圭臬。在此情形下,每個節日的個性都無以凸顯,何以侈談信仰?由此想到,三十多年來國內新興節事最大的缺失,不是總體不夠龐雜,不是投入不夠巨大,不是名聲不夠響亮,不是形象不夠閃耀,而是普遍存在信仰忽視和精神乏力,既沒有夯實牢固的文化基底,也沒有鮮明的特色符號,更稀缺足以形成傳統的特定儀式……凡此種種,既揭示了開放大潮裹挾下國人精神狀態的恍惚,也潛隱了國內節事以“發展是硬道理”為導向造成的集體內傷。

  啟悟之二:本土的強化

  成熟的節日都有相對固定的主場,而且基本不去尋求和辟設客場。慕尼黑啤酒節二百載如一年,年年都持守特蕾莎廣場。期間,也有擴大規模和異地舉辦的建議,但均未被主辦方采納。吊詭的是,近年國內多地出現詐稱與慕尼黑啤酒節合作或以該節冠名的節日,這顯然是子虛烏有。慕尼黑有極強的本土意識,深知外來啤酒的文化附著性很強,在物質和精神上都極具侵占性,所以對節日的態度當仁不讓、守土有責——既拒絕外來啤酒參節,也不會離開本土辦節。為此,我很認真的問他們是否有過節日的品牌輸出與合作,得到的回答簡短而斷然——Never。由此聯想到國內那些底氣不足、安分有缺的節日,總是熱衷走出本土到國際舞臺上露臉,確是對節日命途的無知和走向的誤導。

  青島啤酒節以往成功的重要保障條件之一,就是擁有連續18年未曾游移的辦節場地——青島國際啤酒城,而且是國內唯一舉辦啤酒節的專用場地。其它城市的啤酒節多在非專用場地舉辦,如大連在星海廣場,天津在天津樂園,哈爾濱在冰雪大世界。青島近年的情形令人憂慮,單單本土就設了十幾個會場;青島啤酒作為企業,在全國50多座城市辦節,結果必然是節日之魂漸離本土,原本傳播城市精神和文化特質的功能消減,迅速矮化為凡俗的商品促銷行為。如此這般,誰還向往東方的啤酒圣地青島,誰又會為節日舞動的特有神采所感奮。

  啟悟之三:時空的特定

  節日不是平日,它的基本特性在于“有限”而不是“無限”,正是這種時間和空間上的雙重限定,才構成了節日特定的“場效應”,來吸引人們適時適地適量地擠入這個歡樂之場。假若把中華萬節之源的春節無限延長和攤大,它也會失去那個特定時間和特定地點的巨大牽引力。慕尼黑之所以不對節日時空加以拓展,概因他們深知節日在時間和空間上的限量,反而能產生更旺盛的欲求,正是所謂的饑渴營銷之法。

  青島啤酒節近年在時間上的隨性延展,在地盤上的任意擴張,已使其失去魅力的準星,讓市民無所適從,讓游客莫衷一是。因為那個特指的吸引物散化了,那個特定的時間段被支離了,節日成了隨時隨地可以加入的常態,而不是特別的事件和特殊的時態,也就必然失去那份特有的期盼和向往。毋庸諱言,國內節慶活動多半都沒有規模上限的設定,多多益善是普遍的心理需求,屆屆都有數字遞增的渴求自然會埋下竭澤而漁的隱憂。

  啟悟之四:血統的提純 

  偉大的節日總能贏得特定族群的長久擁戴,而擁戴的前提是橫亙良久的信奉,這種信奉既能洞穿歲月,又可照見未來,是大至一國一族,小到一城一池尊奉的快樂信條和生活準則。日耳曼民族性情不茍,秉持傳統,對啤酒和節日都秉承純而又純的價值觀。比如,一部五百多年前頒布的《釀造法》遵行至今從未走味跑調,不僅持續維護口感的純正,還要不斷疊加信念的堅實;再如,將國外的啤酒產品拒之節外,不是狹隘的自閉而是高貴的自持,此舉并未使德國的啤酒品質遜色于人;再次,不許國外流行的文娛形式染指慕尼黑鄉間的演藝風俗,讓世人體味到他們看似技藝樸拙卻內心不乏豪邁。一句話,人類社會沿襲百年以上的節日都是有血統的,而且大多純正、清絕又尊貴。

  我們卻走上了反其道而行之的狹路,且慌不擇路又不甘寂寞。一是名份上不加“國際”二字,就失魂落魄、精氣全無,所以國內近三分之一的節日都在名稱中毫不含糊地傍上“國際”;二是唯恐沒有外來的叫好為我們捧場,所謂的國際化色彩僅靠表面化的“刷臉”來成就;三是即便只有三兩個老外到場,也會引發媒體的高度聚焦,不管真實身份如何,都要用外語進行裝飾性翻譯;四是竭力創造機會讓節日“走向世界”,唯恐不被友邦接納和擁抱。其實,衡量節日成功與否的重要標志,恰恰不是含納能力的大小而是拒絕實力的強弱。文化意義上的雜交未必能產出新的優勢,改革開放四十年付出的沉重代價之一,就是我們的文化血統被悄然地摻雜和置換而不自覺、不自省,節日作為優秀傳統文化的載體顯然已處于較深的淪陷之中。

  啟悟之五:平等的營造

  “節日是人類發明的最大的儀式”(維克多·特納Victor Turner),這個儀式的終極目標是創造感動,而實現感動要靠人與人之間的平等交流和暢快互動。在西方,無論傳統節日,還是新興節事,可以有神的崇高感,不會有人的尊卑感;可以有去主角化的過程,不會有泛愛力的喪失。所以,當圣誕節和情人節這些西式節日大舉襲來之時,濃濃的人情味和欣欣的歡愉感很快就攻城略地、征服人心。節日的本質就是對原有秩序常倫和既定規制的顛覆,是通過快樂亦或狂歡來實現對貧富、身份、地位等差別的模糊和暫忘,其核心意義在于營造人的平等和尊重。

  國內的新興節事大多脫胎于官辦的母體,且長期依靠權力資源的哺乳,即便近年時政新風有所逆轉,許多節日也進行了貌似還節于民的包裝,可總體上尚未真正斷奶并遠離官府的襁褓。經過喬裝后的體制機制,依然有政府的身影在為過去的堂皇站臺;經過偽飾的市場化運作,照舊深印著為官方埋單的明顯痕跡。節日作為公共產品,本應最大程度地體現對公共利益的照望,但國內新興節事的基本面卻是:等級臺階的排序感仍未消弭,節中受益最大的也不是平頭百姓。由此可見,不是在名義上退出主辦承辦、在主席臺第一排不再顯影、在財政資金上不予列支,就意味著節日平等時代的到來。

  啟悟之六:創新的擯棄

  世界上有兩種東西最不怕老,一是古董,二是節日。沒有任何國家和民族會為自己的節日太過古老而汗顏,相反他們會為恒久的承續而自豪。慕尼黑啤酒節對年年講求創新不予點贊,總覺得把大量時間精力用于策劃和創意得不償失,因為他們更熱衷原汁原味的屆屆承繼,并確信在形式和內容上敢于重復才是厚重之節的象征,而不停地追求新意就是對節日傳統習俗的無視,對現實運作的無力,對前景預期的無望。

  綜觀國內新興節事的現狀,大有集體罹患創新綜合癥之嫌。比如,青島啤酒節28年了,每屆都要求開城方式、場地布局、篷屋裝飾、活動內容、宣傳角度等,再創新意、更具亮點,其結果必然是邊創新,邊丟棄,流逝了記憶,割裂了文脈,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凝塑傳統、固化本性、提純質地。換言之,不斷的創新就是節日定位的不停游移,不停的游移就是理念的始終彷徨,而彷徨中的節日無以鍛制核心價值,更難以贏獲公眾追捧。
 
 
 
  節乃國之重器,民之信仰。對于國內各地的新興節事而言,或許一時難以生成如此宏大的氣量,但不能沒有這樣遼遠的想象。就像兩百年前的慕尼黑不曾奢望,會成為兩個世紀后世界啤酒主義者的精神麥加,成為當今國際節慶業界交口贊譽的超拔標桿。同樣,青島的啤酒節雖只有27載經歷,但它根基的深度是115年的啤酒生產歷史,它品牌的寬度是行銷100多個國家的宏闊美譽。所以,這個節日不能失去預支美好未來的篤信,更要有勇擔當下窘況的魄力,惟其如此,才能堅韌不拔地穿越漫漫的坎坷,甚或茫茫的寂寥,逐步抵達節日恢宏的理想之境。

2018年6月6日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保存??|??打印??|??關閉

更多 >

慶慶訪談

更多 >

慶慶看節

  • 中國康定國際情歌節

    中國康定國際情歌節

  • 大興西瓜節

    大興西瓜節

  • 第十四中國吳橋國際雜技

    第十四中國吳橋國際雜技

  • 中國德宏國際沷水狂歡節

    中國德宏國際沷水狂歡節

  • 湄洲媽祖文化旅游節

    湄洲媽祖文化旅游節

  • 中國杭州千島湖秀水節

    中國杭州千島湖秀水節

  • 揚州經貿旅游節

    揚州經貿旅游節

  • 清遠清新漂流節

    清遠清新漂流節

  • 第十一屆中國瀏陽國際花

    第十一屆中國瀏陽國際花

  • 臨淄齊文化節

    臨淄齊文化節

  • 2014自貢國際恐龍燈會

    2014自貢國際恐龍燈會

  • 海南歡樂節

    海南歡樂節

      

節慶詞典

更多 >

中華傳統節慶

端午節

農歷五月初五為端午節,又稱端陽節、午日節、...[ 詳細 ]

更多 >

區域傳統節慶

浪山節

浪山節,藏語稱香瑯節,據考,是清康熙四十九...[ 詳細 ]

荷蘭風車節

人們常把荷蘭稱為風車之國,風車首先在荷蘭出...[ 詳細 ]

中国福利彩票开奖号码是多少